东原故里隆阜

日期:2017-10-16 10:13 来源:黎阳镇 阅读次数:背景颜色:

 屯溪西郊的隆阜村,是一个有近两千年历史的古村。戴震的先祖戴颜笃好风水地理。他觉得隆阜实在是休宁的一处后代生息繁衍的好地方,“白岳东枝,大尽隆阜;地平阔,势延长,西溪大会,一望平阳;卜宅期间,纵不能掇巍科,荣家世,而其连连续续,延延绵绵之势若举白岳而论,似不可求其次矣”(戴颜《迁阳基遗遗嘱》)。他毅然嘱其次子戴奢迁居隆阜,后来隆阜戴氏果然代出名人,成为新安望族。

 隆阜紧傍徽州商业古镇屯溪,又处在新安江上游吉阳水(又称横江)白鹤溪、率水;两股支流交汇处,田土肥沃、交通便捷,至明清时期这里已是店铺林立。商贾云集,江面上白帆点点、街巷码头十分热闹所以隆阜村又有一说,说是商船常在此地可以拢岸,故名“隆埠”。绵延二三里长的隆阜街石板路上那依稀可见的深深的单轮车辙痕,向人们述说着隆阜昔日的繁华。

 说到隆阜,不能不说说“隆阜戴”。至今仍静卧田野里、墙院中的两块“隆阜戴氏”巨型石碑,每个字比斗大,透露了历史上“隆阜戴”不同于一般家族的辉煌史。隆阜戴自唐以来名宦代有,上了岁数的人对戴氏祖坟道德石人石马都还记忆犹新。明清间,这里不仅出丹青名家戴本孝、戴省、戴文英、戴思望等,而且还有隆阜迁往江西的状元戴衢亨。相传当是戴衢亨寄籍江西大庾,自幼勤奋好学,才华出众,只因县令看不中,直到30岁连秀才也未能考上。重童生为之不平,出资为他捐了个秀才,取得乡试的资格。他在以后的80天内,凭满腹奇才,从乡试、会试到殿试,连中三元,被皇帝钦点为状元,赐衣锦还乡,县官慌得连夜挂印而逃。戴衢亨春风得意,在隆阜戴氏祠堂贴出一副对联:“三十年县考无名、府考无名、道考也无名,人眼不开天眼开;八十日乡试第一、会试第一、殿试又第一,蓝袍脱下紫袍归。”戴衢亨久在皇宫军机处行走,历任数省学政,官至体仁阁大学士。传说戴衢亨24岁中状元,自恃有才,少年气盛,不随世俗,对权倾朝野的权臣和珅不肯苟附,因此长期受到压制。作为军机章京,戴衢亨在一次拟圣旨后得到乾隆的特别赏识,决定让他随军机大臣参与机要,和珅以戴衢亨官衔不高阻挠,乾隆却有意重用,说:你们不过是计较官职高低罢了,这有何难,当即赏戴衢亨三品戴顶,在军机大臣学习行走。和珅的阻挠反而促成了戴衢亨的晋升。嘉庆皇帝即位时,登基大典一切礼仪、文字,均由戴衢亨一手制定。他以秉性精通,办事勤谨,终于被嘉庆帝加恩军机大臣,此后和珅倒台,一切政务都由戴衢亨办理。他审慎公道,持公清正,作为首辅得到了嘉庆帝的很高嘉奖,赠太子太师,谥文端。其父戴弟元亦为乾隆间进士,官太仆寺少卿,其叔戴均元中进士后任历都察院左都御史、礼部、吏部尚书、文渊阁大学士等职;其兄戴心亨乾隆四十年进士后亦授翰林院编修,被时人称为“西江四戴”,集中代表了“隆阜戴”在徽州文化史上的宦海殊绩。

 据考证,隆阜戴迁往浙江开化一只也曾产生富哦一位值得一提的高官戴敦元。这位戴敦元也是24岁中进士,嘉庆间官至刑部尚书,为官清正,政声较好,“治狱无纵无滥,持情法之平,性廉洁,率之日,庀其产不能百金”。他主张“为官食禄”就要“为民办事”,被朝廷颂为“简恪”。这位戴敦元还对文学,天文,数学“颇有造诣”,著有《古今体诗集》遗书八卷、《九章算术方程新术》等。

 隆阜戴氏不少人还是驰骋商海的徽商,他们富了以后不忘造福桑梓。至今犹为屯溪一景的镇海桥(又叫屯溪老大桥),就是隆阜戴时亮于明嘉靖十五年(即公元1536年)倡建的。

 当然隆阜戴最重要的还是在清雍乾年间出了一位了不起的世界文化名人、思想家戴震(戴东原)。戴震从哲理学理论角度,批判后儒以理杀人,呼吁体民之情遂民之欲,“其论治以富民为本”,是中国早期启蒙思想的先驱。戴震学识广博专精,是当时享誉海内的百科全书式学者。他出生在隆阜村西三门里一个徽商之家,至今隆阜还有不少戴震学术活动的遗址、遗迹。在隆阜三门里(现为隆阜小学),戴震故居(又叫戴东原先生读书处)石园门和院墙尚存,故居旁还有戴东原洗砚池。现在的建筑公司大院,是当年戴震祖祠三甲祠,1924年徽州几年戴东原诞生200周年的大会就是在这里举行的。在隆阜村水口,戴氏宗祠荆墩祠(现黄山学院院地址)规模宏大。三进前低后高,飞阁飘檐,雄伟壮观,黟县青石狮和一字排开的旗杆墩显现了家族的荣耀。院内有六七百年的树龄的罗汉松郁郁苍苍,厅堂上高挂“圣旨”、“诏书”和二十几块尚书、进士牌匾,大门联:“文章华国,诗礼世家”。相传当年戴震“其年家中乏食,与面辅相约,日取面为餐餮(段玉裁《戴东原先年谱》)”在生活最困难的时候,就在这祠堂的厢房写成了《屈原赋注》12卷。荆墩祠前“剡水钟灵”石坊对面非常精细的两层亭阁“云起亭”,相传也是戴震少年时常登临咏之处。为了这念这位平民思想家,戴震后裔在横江边将摇碧楼建成了隆阜戴氏私立图书馆,即现今的戴震纪念馆(后迁至屯溪老街)。

 20世纪80年代以来,中外许多学者纷至杳来,到隆阜寻访东原遗迹,凭吊这位杰出的思想家。人们眺望东原故里对面桃李满坡的“万家书山”,隔江放眼江心绿树葱茏的桃花洲,陶醉在翠鸟鸣春、渔舟唱晚的乡村美景之中,对“地灵”、“人杰”似乎又有了新的感悟。在东原故里旁边戴氏古井前,那被井绳磨出几十道深痕的青石井栏正向人们诉说着当年吴氏、戴氏宗族纷争的故事。在戴震纪念馆,那“戴震户界碑”、“古欢园”石碑、戴震读书的书桌,又把人们真真切切地带进了戴震生活的天地。隆阜古村,正成为王中外学者解读东原、感受东原思想的宝地。

 隆阜除了声势显赫的戴氏家族外,还有江氏、吴氏、曹氏、罗氏等部分姓氏,历史上四出经商者多,那些“曹家花园”、“大铁门”、“太和堂”等等古民居建筑,虽然经过漫长岁月的兴衰更替,连遗址也已经不可辨认,但当年徽商豪华鼎盛景象却仍烙在人们的记忆之中。现存的隆阜“七房厅”古民居那瑰丽宏达的雕梁画栋,还在向人们透露出隆阜古村昔日的不凡古韵。据村中老人们的回忆,隆阜村全盛时期,每条主要街道都有坊门,晚上关闭,村口有门坊,上写“礼门”二字,十几棵千年古樟沿村头水口剡溪小河西岸长得苍翠墨绿,古樟下出村的石板路一直铺到屯溪桥。孔圣故里曲阜一进村也有一座“阙里”门坊,然而隆阜古村当年的模样却是江南文化古村的一派文风馥郁的气象。

 民国时期,隆阜古村的民间文化教育也曾声名在外。戴震后裔

 戴英在《隆阜戴氏私立东原图书馆》中说:“隆阜一村,自入民国,最新潮至古荡,文化事业逐渐发达、学校林立,经诵相闻;事业教育,相互竞技,誉者至谓为新安文化之中心点。”1922年在陶行知、红范五、胡晋接等人的积极倡导和帮助下,安徽省成立第四女子师范学校在隆阜三门里诞生。这所女校在陶行知等著名教学家的关怀下,办的很有生气。在t陶行知教育思想影响下,这所女校还创办了平民学校,推进平民识字教育。仅1923年至1924年间,先后在平民学校受教育的百姓就达2000多人。隆阜戴氏私立东原图书馆不仅设藏书室,还开设有图书室、女届图书馆、阅报室、儿童图书室,面向大众进行平民教育服务。T陶行知得知在平民学校学习的还有一位69岁的隆阜老太太,很是感动。他说:要让天下人都知道这件事,好叫那些年高力强的人都振奋起来。他向老太太表示敬意:“从前中国有70多岁的老状元,现在又有70岁老学生、老识字国民,岂不是一件最可喜可贺的事吗?”他肯定了这所学校热心平民教育的做法,他说:“平民教育是改造旧社会环境的一个重要方法。四女师的教职员,适宜在隆阜这个环境中,训练学生的一种改造的能力。最能引起他们的兴趣的是:叫不识字的隆阜变为识字的隆阜,叫黑暗的隆阜在一定时期内大放光明。”被记载在《陶行知全集》中他的有关隆阜这段佳话,是继“隆阜戴东原”之后,隆阜古村最不能被忘记的有一个话题。陶行知为故里隆阜女师,还亲自将所购得的一块民间历代重教成为风尚,一段时间,仅隆阜村就有4所女校。光绪末年,戴氏后裔戴英还在故里创办了徽州第一所农业学堂。

 1985年,日本早稻田大学士田健次郎教授专程来徽州拜谒戴东原故里,回到日本,在早稻田大学学报上发表了题为《戴震的家乡》的文章。在文章中,土田教授以优美的文笔对东原故里隆阜古村的村落特色、江滨美景、风俗民情作了描素。进入21世纪的隆阜古村,随着徽州文化日益引起人们的更大兴趣,在山清水秀新安江的雾霭之中,文化名人戴戴东原的故里,层被视为“新安江文化之中心”,将进一步展现它的人文魅力。

分享到: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