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互动交流 > 留言详细

求助

信件编号: 200928JB0010030002 来信时间: 2020-09-27 17:26:43
信件类型: 求助 姓名: h****
内容:
本人钱红祥,1963年3月随其父亲钱百顺响应国家上山下乡号召,携全家十余人下放至黟县柯村乡宝溪村王梅生产队,我当年下乡时十四岁,主要工作是在生产队种田、砍柴、采茶,1982年年初,我28岁时国家落实回城政策,回屯溪后由原屯溪市政府安排工作至现屯溪区交通运输公司,现已经退休十余年。我当年下乡柯村宝溪村十三年工龄至今未予承认,也未计入退休工资中。我这人生最宝贵十三年青春撒在了柯村镇宝溪村,也是为国家做出了贡献,现如今因为相关部门规章制度不完善,使得我为国家做贡献的这十三年青春年华无法纳入我的退休工龄。 我的退休工资由屯溪区人社局核准核发,我为了这工龄已经跑了很多个部门,花了十几至二十多年时间来寻找相关证明材料,但他们一口只咬定只认可当年工分记录本,对任何证明材料,都不予承认。 我父亲在下乡之前,是屯溪阳湖五里亭水上农场,担任生产队长,生活富裕无忧。后来因为响应国家号召,就此改变了全家命运,全家十余人,很多都留在了当地村里,有的成了贫困户,有的早已去世多年,后辈门也早已外出打工谋生。 我很不明白,国家为什么这么对待当年这些坚定追随响应他的人民,为什么该落实的政策不彻底落实,还是某部门官老爷架子摆出来了?我父亲若在天有灵会为当年满怀激情投入国家知识青年、居民下乡上山的决定后悔,如果知道我如今为了工龄跑断腿,也会被气的从坟墓跳出来。 我女儿女婿利用他私人关系找多个部门帮我查到当年下放文件,皇天不负有心人,还真查到当年文件,下放的文件和以及当年回屯溪时候的档案文件。这些文件已经足以证明我及我家人当年下乡事实是确实存在,屯溪区人社局也认可我随知青下放事实,但没想到屯溪区人社局还是一口只咬定当年工作工分本,对其他政府、村委开的任何证明都无用。我心中燃起的点点希望,就这么又无情浇灭,着实让人心寒。难道这就是法治政府,为民服务的政府? 事实上,这些印发文件材料或档案当年都均未给予我本人,一直由政府、人社、档案等部门保管。我也没见过这些文件。按理说,我及我家人的工龄应该由政府、人社、档案等部门认定,材料证明的责任应该由他们承担,而不是让我这位老人家跑断腿来证明“我是谁”“我是我”这个证明怪圈。这些责任本不在于我,而如今却让我来跑多部门,而且还是重复、来来回回的多次往返跑多个部门,这苍天还有眼吗?
回复单位 屯溪区人社局 回复时间 2020-09-29 17:35:50
回复内容
屯溪区人社局反馈如下: 诉求人您好:来信已收悉,现就所反映的问题回复如下: 一、基本情况:经审查职工档案,钱红祥,男,1956年6月出生,1969年-1981年随父母全家下放黟县务农,1982年-1986年屯溪市搬运公司合同工,1986年10月招工至屯溪市运输公司-2011年6月办理特殊工种提前退休手续。退休时认定的累计缴费年限为28年6个月(具体为以下三段工作经历合并计算:1982年12月-1986年9月屯溪市搬运公司合同工;1986年10月-1995年12月正式招工;1996年1月-2011年6月实际缴费年限)。二、政策执行情况:(一)根据安徽省劳动和社会保障厅《关于“文革”期间随父母下放的学生工龄计算问题的复函》(劳社秘〔2001〕202号)规定:“文革”期间随父母全家下放到农村的学生,其年满16周岁后参加农业生产劳动的时间,可以计算工作年限。但您本人的职工档案中没有任何关于随父母下放期间参加农业生产劳动的记载,故,该段工龄无法认定。(二)根据安徽省劳动和社会保障厅《关于印发<安徽省参加企业基本养老保险人员退休审批管理规定>的通知》(劳社〔2008〕45号)第十八条规定:因原档案资料缺损、丢失需要提供新的证据的,申报单位应当提供材料原件,新提供原件材料应当符合退休条件审查要求。根据此项规定,您所提供的乡政府、村委会等单位事后出具的证明材料不符合退休条件审查要求。至于最近提交的有关当年随父母下放的证明材料,只能证明当年随父母下放的事实,无法证明您在随父母下放期间从事农业生产劳动的工作经历。 感谢您对我们工作的关心与支持!我们已于2020年9月28日与您当面沟通。如再有不清楚的地方,请与屯溪区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法规股具体联系。 区人社局法规股,联系电话:0559--2596308
用户满意度评价
  • 评价结果: